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80后法官自述:疫情之下,我是如何開展在線庭審的?

2020-02-18 18:01  來源:“上海二中法院”公眾號  責任編輯:司徒紫瑩
字號  分享至:

85年出生的李非易是上海二中院最年輕的審判團隊負責人

2020年2月6日,法院復工第四天,他在線審理了一起商事二審案件——上海二中院首次在線審理案件。2月11日,上海二中院院長郭偉清作為審判長在線開庭審理案件,多家平臺對庭審過程進行直播,李非易是合議庭成員之一。

2月15日凌晨,他完成了下面這段記錄。

他說,我們也是歷史的見證者

2020年初,鼠年春節,是一個應當被銘記的春節假期,正是這個假期前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洶涌而來,嚴峻的形勢讓人始料未及。隨之而來的,是社會生活的停擺——市民被告知不要聚集,不宜隨意出門,避免人員大量流動;各種商家歇業,物流效率劇降;每日不斷更新的確診人數挑動著人們緊張的神經。

2月3日,返崗復工,法院工作重啟。

對于法院人來說,一方面時時牽掛那座奮戰中的城市,另一方面,一個巨大的難題擺在面前:案子接下來該怎么結?

法院是打官司的地方,這就意味著人員的流動和聚集,顯然與疫情防控要求相距甚遠。特別是應該開庭或者接待的官司,對當事人來說,不去法院,不見法官,難以信服;對法官來說,不能直面當事人,難以深入審查事實,形成內心確信。

人民群眾通過訴訟尋求公平正義的需求是不變的,案件依然需要審理,但疫情仍在持續,防控力度不能松懈。在如此兩難的境地下,一個以前很少用的案件審理手段——在線審理迫在眉睫。

2月4日,復工第二天。

未雨綢繆的領導早就提醒我們,接下來恐怕是要動用在線審理這個“非常規武器”了。坦率說,我在最初的一瞬間是顧慮:當事人在家里就可以開庭,是不是有損法庭的嚴肅性?如何保證網絡對面的人就是案件當事人,有人冒名頂替怎么辦?會不會延遲卡頓嚴重?要是當事人不按時上線,隨意離線,我又該如何處理?證據怎么交換?筆錄怎么簽?制度規范在哪里?全是問題。我和同事們第一時間提出了這些問題。

但我們都知道最終的結果是什么——那就是在線審理這條路是一定要走下去的:

一是案件不等人。疫情不知何時徹底結束,案件不等人,審限不等人,法院工作不能停擺,讓當事人全都像以前一樣來法院開庭不合時宜,如果再不開展線上審理,審判任務顯然難以全面完成,這可是法院的本職工作;

二是不試怎么知道不行。在線開庭兄弟法院也有過嘗試,涉及到技術方面的問題由技術部門克服,實際操作中的問題一起探索解決便是;

三是制度規范已經在謀劃,肯定跟進。高院和我院都對在線審理十分重視,相關規范、指引、制度已經在緊鑼密鼓地研究和推進,會很快出臺,現在開展實際操作,也可以提供有效反饋,促使相關的制度更有實際應用價值。

我選擇了一件較為簡單的新收二審案件,開始探索在線審理方式。

2月6日,首次在線審理。

2月5日,在研究室(審管辦)、行裝處等部門的協助和保障下反復測試系統,解決技術問題,打通了必要的關節。2月6日,我們首次正式使用線上審理系統完成了一次商事二審案件的審理,審理過程比較順利。

一開始我擔心當事人不愿意配合我們使用在線審理,但我多慮了,當事人聽說足不出戶就能開庭,他們也是如釋重負,樂于積極配合我們調試設備網絡,積極參與庭審。

事實證明我在技術方面的擔憂也是多余的,上海法院系統近年來飛速發展的網絡信息建設為在線審理提供了堅實有力的基礎,我們二中院無紙化審判的成果更是在線審理的有力幫手,審理過程中網絡流暢、畫面語音清晰。線上庭審系統操作界面友好簡潔,證據交換模塊和庭審筆錄模塊功能完備,足以勝任示證質證和筆錄電子簽名的任務。

這次審理給了我們信心和鼓舞,很多“圍觀”同事也紛紛表示這個系統的表現超出了大家的預料。

庭后,院領導們第一時間牽頭組織業務庭、研究室(審管辦)、技術部門的同志們一起復盤,總結經驗,反思不足,展開頭腦風暴,大家為在線審理的后續鋪開建言獻策——適用在線審理的案件類型、技術支持標準、庭審提示語、特別告知事項等制度性規范已見雛形。

2月9日上海高院發布了《關于積極推廣并嚴格規范在線庭審的通知》。2月11日,我院發布《關于疫情防控期間規范開展網絡庭審工作的通知》。這兩個文件的發布,為我們后續開展在線審理提供了制度上的指引。

2月13日,首次直播在線庭審。

2月13日,為了更好向社會展示互聯網庭審的可靠性、安全性、便捷性和程序的公正性,也是為了向法官們提供規范的、可復制的庭審范本,讓更多的當事人和裁判者樂于采用這樣的訴訟形式,院長親自作為審判長審理了一起商事案件,并且向社會進行實時直播。

實時直播,這意味著庭審當天,公眾對在線庭審的疑慮會使得合議庭和參審人員的每個細節都會被放在顯微鏡下,無數雙疑惑的眼睛會在那一刻聚焦,就是想看看在線庭審時怎么回事,法院怎么進行在線庭審,我最初的那些質疑也會是大家所關切的。

庭審前,為了保證庭審的規范性,院長和我們一起反復推敲,細化在線庭審的每個新流程、新細節;斟字酌句,修改在線庭審語境下的審理提示語。比如核實當事人身份環節。

我們為此設置了三道防線:

一、在線庭審排期完成后,系統會自動向當事人預留的手機號發送會議號,也就是庭審當天密鑰,這可以很大程度上防止他人冒名;

二、審理當天,書記員和法官會先后兩次當場核對當事人或委托代理人身份,要求出示相關證件、公司證照,并與此前當事人上傳的證件材料進行比對;

庭審結束后,我們會再次直接聯系當事人本人,核實其參與庭審情況。

庭審如期進行,院長作為審判長,帶領合議庭流暢地通過在線庭審系統核對了當事人身份,詢問了雙方的訴訟意見,審核了案件事實,查驗了證據,經過休庭評議,當庭作出了判決。隨著法官、書記員、當事人完成庭審筆錄電子簽名,在線庭審順利完成。這次庭審通過向全社會網絡直播的方式,完整展示了在線庭審的全過程,取得了廣泛好評。

法院不會因為疫情而停止“正義之錘”。

疫情還在繼續,但法院不會因為疫情而停止“正義之錘”。誠然,目前的在線庭審系統還需改善,法庭的莊嚴神圣如何保持仍需考慮。

但我感受更多的是:庭前嚴肅謹慎的溝通和告知,可以讓法庭保持其固有的嚴肅性,成熟的當事人和律師,不會被周遭的環境所影響。更重要的是,法庭的莊嚴和神圣,在于精準的發問、嚴謹的說理、公正的裁判。

科技不斷發展并改變著人類的生活方式,訴訟概莫能外。疫情之下,我們選擇了在線審判,疫情之后,在線審理是否可以作為傳統庭審方式的有力補充,適用于當事人因合理事由確實不便來院的案件呢?

我無法預知,但我們正在參與并見證歷史。

相關報道

【戰疫“警”色26】守國門、防輸入,首都北京...

在守護國門的艱巨任務中,我們看到了一個又一個北京政法人的身影。

上海二中院審結全市首例涉疫情防控妨害公務案

“我撤回上訴,謝謝法官!”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分離第48天,援鄂女警寫了一封給兒子的信,道...

兒子,今天是媽媽來到武漢的第9天,也是與你分離的第48天。

期货配资注意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