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以案釋法:重“法”還是重“情”?

2020-02-19 18:13  來源:民主與法制周刊  責任編輯:肖劍
字號  分享至:

近年來,高空拋物事件時常出現在公眾的視野中,如何守護老百姓頭頂上的安全,成為司法審判應當高度重視的問題。

下面,就讓我們通過一起高空拋物的司法審判案件,來了解一下法律對于高空拋物的行為定性和責任判定。

磚頭從天而降砸壞了車?

2017年4月28日18時許,楊某的奔馳汽車停放在北京市昌平區某路路邊,適有一塊磚頭從該單元樓上掉落,砸在楊某的汽車前風擋玻璃上,致使車窗玻璃破裂。楊某之子于2017年5月3日到順義區某4S店將破損的前風擋玻璃更換,為此支付維修費用將近兩萬元。因無法確定侵權人,楊某于2017年6月將昌平區某小區6號樓1單元3層以上住戶共計34人訴至法院,要求賠償損失。

在審理中,楊某明確要求所有被告對其損失予以全額補償。同時,他也承認,其停車位置一半在車位內,一半在車位外。

一審法院認為,從建筑物中拋擲物品或者從建筑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給予補償。由于本案墜落的致損石塊的歸屬難以確定,所以,作為處于6號樓1單元一、二兩戶的房屋所有權人應當依法對楊某的損害給予補償。

雖然幾位被告各自提供了相應證據試圖證明其在事發時家中無人或從自家裝有護欄或自家位置不可能造成損害以排除自己的責任,但各被告的證據均不足以證明其主張,故法院對上述被告的辯解均不予采信。由于楊某事發時并未將車完全停放在車位內,他對此也應承擔一定的責任。所以對于各被告的相應補償責任,法院依據實際情況,酌情確定由34位被告各承擔汽車維修費448.78元,總計80%的補償責任。

一審判決后,楊某以其不應承擔部分責任為由上訴至二審法院。二審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從當事人提供的錄像可以看出,磚塊下落的路線明顯屬于6號樓一側,故6號樓可能的使用人均應該承擔補償責任。但數位被上訴人在一審中均指出楊某存在未在規劃車位停車的行為,楊某對此也予以認可。雖然車輛屬于未完全停在車位內,但因車前擋風玻璃受損程度較之其他部位更重,故在本案中考慮車輛停放因素不僅是適當的,而且也有助于安撫作為無辜補償人的普通住戶對公平合理的內心期待。因此,楊某認為自己不應承擔責任的理由,法院不予認同。據此,二審法院駁回了楊某上訴,維持了一審判決。

可能承擔何種責任?

高空拋物、墜物行為本身具有極高的社會危害性,不僅會造成民眾的財產損失,甚至會導致嚴重的人身傷亡的后果,引發社會矛盾糾紛,影響社會公共安全。

在法律層面,無論是高空拋物還是高空墜物,都有可能構成犯罪,相較而言,高空拋物的行為因其在主觀上存在故意,會比墜物責任主體承擔更重的責任。例如故意從高空拋棄物品,尚未造成嚴重后果,但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規定的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處罰;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處罰。為傷害、殺害特定人員實施上述行為的,依照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定罪處罰。

在民事領域,高空拋物、墜物造成他人損害的,也要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侵權責任法第85條規定了高空墜物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賠償后,有其他責任人的,有權向其他責任人追償。而從建筑物中拋擲物品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盡量查明直接侵權人,并依法判決其承擔侵權責任。

然而在該類案件中,如果出現不能確定直接侵權人的情況,依照侵權責任法第87條的規定,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給予補償。本案即為不明拋擲物、墜落物損害責任糾紛,是典型的民事侵權糾紛。根據本案的基本情況,難以確定致損石塊的歸屬,因此作為處于6號樓1單元一、二兩戶的房屋所有權人,也就是侵權責任法第87條規定的“可能加害人”,均應當依法對楊某的損害給予補償。

何為補充責任?

侵權責任法第87條規定的責任是一種補償責任,在侵權法領域,損害的補償與賠償盡管都是對損失進行的填補,但屬于兩個不同的范疇,對損害的賠償要求對全部損失的填補,而補償則既可以是對全部損失的補償,也可以是對部分損失的補償。

將主體不明的拋擲物或擱置物墜落致人損害的責任規定為一種補償責任,與其責任基礎有關。對于拋擲物墜落致人損害來說,如果拋擲物件的人是確定的,則任何人應對自己的過錯行為致人損害承擔損害賠償的責任,他人沒有為其承擔責任的義務基礎,這是侵權責任法最基礎的法理。

但是,當無法確定拋擲物件之人,也即侵權人的情況下,如果對受害人所受的損害不進行賠償,則受害人的合法權利便無處救濟,不僅對受害人不公平,對于社會秩序的穩定來說也極為不利。因此,法律規定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給予補償,是有利于社會總體的風險分擔的。

需要說明的是,這種補償責任是一種按份責任,而非連帶責任。侵權責任法上的按份責任指的是,在多數人承擔責任的場合中,每一責任人按照確定的份額向權利人承擔責任;而連帶責任則是在多數人承擔責任的場合中,權利人有權向每一責任人要求其向自己承擔全部的責任。

申言之,連帶責任對于責任人來說,比按份責任的責任人要承擔更為沉重的責任,因此,在該類案件中對于承擔補充責任的主體應按照確定的份額承擔責任。具體到本案中,由于無法確定直接侵權人,故6號樓可能的使用人即34名被告均應該承擔補償責任,并且應以按份責任平均分擔受害人的具體損失。

責任分擔的依據是什么?

本案的特殊之處,在于被侵權人楊某事發時并未將車完全停放在車位內,因此法院認定其對損害后果亦應承擔一定的責任。當事人楊某也因此向二審法院提起上訴。

法院認為,侵權責任法第87條,是對于不明拋擲物給受害人造成損失時的一種補償責任,其立足點在于公平原則而非權責明確的賠償原則。既然是基于公平的補償責任而非賠償責任,在確定補償問題時就應該考慮到風險社會的風險均擔原則,在受害人讓多數無辜的人負擔其損失時,其自身亦應承擔風險社會的不確定損害。

同時還要顧及普通大眾的人情法理,對承受無辜補償義務的各被上訴人的合情合理的意見亦需認真加以權衡。對于高空拋物案件的審判,不僅要遵循法理也要講清情理。

《意見》出臺后有何指導意義?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11月出臺《關于依法妥善審理高空拋物、墜物案件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為有效預防和依法懲治高空拋物、墜物行為提出了16條具體措施。這對于審判者而言,提出了新的要求。

《意見》改變了過去民法單一調整的方式,加強民事和刑事共治。《意見》出臺之前,對于高空拋物、墜物行為,主要是通過民事救濟予以解決。然而我們應當看到,高空拋物、墜物行為本身并不是一個簡單的民事法律問題,情節嚴重的可能構成危害社會公共安全,而成為一個刑事法律問題。

從高空拋物、墜物的具體行為分析,在小區過道、行人道等公共場所,拋墜物的行為有可能直接、現實地侵害他人的人身、財產安全,進而造成不特定多數人的人身、財產安全遭受危險和威脅,應是一種具有社會危害性的行為。

因此,基于高空拋物、墜物行為的危害性,《意見》將情節嚴重的行為置于刑法紅線上,司法審判今后也會同時運用民事和刑事的法律手段,共同維護老百姓頭頂上的安全。

《意見》強調明確具體行為人,減少“補償責任”的適用空間。在司法實踐中,法院面臨的困難之一在于確定具體侵權人的困難。在具體案件中,原告往往無法證明誰是實際侵權人,只能將建筑物中所有的業主都作為被告進行起訴。而在無法明確具體侵權人時,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給予補償,這也就是補償責任。

為了盡可能明確責任人,減少補充責任的適用空間,《意見》明確在今后的審判過程中,要盡可能向當事人釋明提供具體明確的侵權人,此外,法院還應加大依職權調查取證的力度,通過與物業、群眾、技術專家等的詢問查證,與公安機關和基層組織的溝通,最大限度查找直接侵權人。

《意見》提出要加強民事案件的調解力度,強化社會共同治理。《意見》中明確要求,要充分發揮多元解紛機制的作用,這實際也是充分考慮到了高空拋物、墜物事件直接涉及百姓民生,司法如果不妥善處理好這類糾紛,可能會造成不當的社會效果。

《意見》出臺后,司法審判工作,尤其在立案階段、民事審判階段,應當加大對這類案件的調解力度,以對雙方當事人都有利的方向,從真正達到案結事了的目的出發開展調解工作。

此外,《意見》還引導司法審判應當積極投入社會綜合治理中去,不僅從法律適用的角度出發審理案件,更要通過現場調查取證、加強技術分析等多方面手段,使得法律事實最大程度上接近于客觀事實,使得司法審判得到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作者:劉雅璠  作者單位: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相關報道

【戰疫“警”色26】守國門、防輸入,首都北京...

在守護國門的艱巨任務中,我們看到了一個又一個北京政法人的身影。

上海二中院審結全市首例涉疫情防控妨害公務案

“我撤回上訴,謝謝法官!”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分離第48天,援鄂女警寫了一封給兒子的信,道...

兒子,今天是媽媽來到武漢的第9天,也是與你分離的第48天。

期货配资注意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