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北京互聯網法院提供上網審判“標準操作樣本”

2020-02-22 16:37  來源:人民法院新聞傳媒總社  責任編輯:高楊清
字號  分享至:

目前,各地法院積極推行在線訴訟為疫情防控提供有力保障,最高人民法院近期印發了加強和規范在線訴訟工作的通知。

講到在線訴訟,不得不提到北京互聯網法院,自2018年9月9日成立到2020年2月20日,共立案51794件,審結43995件。其中,當事人立案申請100%網上提交,在線繳費率90.7%,在線庭審率99.6%,裁判文書電子送達率95%,上訴案件電子卷宗線上移轉率100%,電子卷宗隨案生成率100%。

2月21日,該院首次以互聯網方式組織新聞發布會,公布《北京互聯網法院電子訴訟庭審規范》(以下簡稱《規范》),介紹了如何實現當事人足不出戶即可完成全部訴訟環節。快來看看,在線庭審的“標準操作指南”吧!

一、網上庭審,法官與當事人不直接見面,當事人的身份認證是首要問題。

北京互聯網法院的電子訴訟平臺通過生物識別技術,對接公安部身份信息數據庫、北京律協律師信息庫進行身份認證,用戶注冊成功后將獲得專用賬號和密碼。專用賬號和密碼,就相當于當事人及訴訟參與人的一把私人鑰匙。

二、“云”開庭如何維護法庭儀式感。

(1)著裝需文明正式。實踐中出現當事人穿睡衣、跨欄背心等隨意著裝參加庭審的情況,所以規定出庭履行職務人員按照職業規定著裝,如法官、律師應著出庭服裝。沒有職業著裝規范的當事人則應文明著裝。

(2)關于當事人及訴訟參與人參加庭審的場所。根據實踐中出現當事人在網吧、商場、廣場、開車行進中等情況下參與庭審。對庭審場所要求,一網絡信號良好,二杜絕不當干擾,三不得有損庭審嚴肅性,四確保安全。

(3)關于法官的出庭場所。國徽是代表國家法律權威不可或缺的元素。因此在線庭審法庭內法臺后上方正中懸掛國徽。目前互聯網技術加持下,北京互聯網法院正在探索“虛擬法庭”(即以虛擬化方式呈現國徽、法槌、席位,實現法官“打開電腦,就有法庭”)。

(4)關于法庭紀律。不得吸煙、進食、撥打電話、故意脫離視頻畫面,當事人及訴訟參與人之外的其他人不得在現場旁聽、討論、提供庭審建議等。

三、傳統線下法庭,“到庭”“退庭”標準容易判斷,線上如何判斷是司法實踐中的難點。《規范》規定:當事人無正當理由不按時參加在線庭審的,視為“拒不到庭”,庭審中故意脫離庭審視頻畫面,視為“中途退庭”。如果查明確屬網絡故障、設備損壞、電力中斷或者不可抗力原因的,視為有正當理由。

四、證人出庭是在線訴訟程序設計上的難點。互聯網庭審在網上直播,為確保證人不受他人陳述干擾,應保證公眾知情權的同時避免證人旁聽,這就需要對證人進行一定隔離。如:不得與當事人及其他訴訟參與人于同一場所參加庭審。采用音視頻信號隔離等方式,確保證人在線作證前不能在線旁聽庭審。證人在線參加庭審的,不公開庭審直播,開庭后及時公開庭審錄像接受社會各界監督。

五、對異步庭審方式予以規范。跨域案件審理過程中,當事人確無法在同一時間完成庭審,而分別完成庭審也不影響法庭查明事實的,也允許特定情況下以異步的方式完成庭審。需強調,異步庭審是一種例外模式,不是廣泛應用模式。

疫情大敵當前,全國各地各級法院積極順勢而為,做到線上庭審“不打烊”,抗“疫”審判“兩不誤”。但是互聯網司法作為新生事物,還處在不斷生長和成熟過程中。《規范》對于在線庭審有其可復制可推廣的部分,也有為互聯網法院量身定制部分。希望這一套在線訴訟技術的“北互模式”能對全國法院在疫情防控期間及今后在線訴訟探索提供“北京經驗”。

相關報道

【戰疫“警”色26】守國門、防輸入,首都北京...

在守護國門的艱巨任務中,我們看到了一個又一個北京政法人的身影。

上海二中院審結全市首例涉疫情防控妨害公務案

“我撤回上訴,謝謝法官!”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分離第48天,援鄂女警寫了一封給兒子的信,道...

兒子,今天是媽媽來到武漢的第9天,也是與你分離的第48天。

期货配资注意事项